查看: 671|回覆: 0

第二卷灵兽山 第224章 镇魂草没了?

[複製鏈接]

165

主題

0

好友

593

積分

高級會員

Rank: 4

發表於 2014-12-26 21:43:55 |顯示全部樓層
  江逸猜的不错,武将派系的人基本都以江别离为首,平时这群武将在朝会上都不怎么开口的。但今日江别离来了王城,此刻他的儿子就要被斩了,自然不可能不出面了。

    那个胖子也正是钱家的当代家主,户部尚书钱柜,他虽然没见过江逸,但江逸的资料怕是在他书房内有几大叠了。他儿子天天和江逸混在一起,亲如兄弟,自然会出面给江逸求情了。

    那么多将军出面了,还有钱柜这个钱家掌舵人,那两名文官不敢说话了,得罪了一群将军倒是没事,得罪了钱柜他们怕是怎么死都不知道。

    “哼!”

    就在这时,站在文官最前方的一名白头发的中年人开口了:“规矩就是规矩,没有了规矩成何体统?王律还要不要了?国法还要不要了?下次江逸在王城内乱杀人,你们也替他求情?说他出身草莽?不懂规矩?荒谬至极。”

    太师长孙岩!

    江逸扫了一眼过去,脸色一下冷了下来,这个未老先衰的白头翁,可是神武国国主之下第一人啊。很明显,江逸在太子府和国战内斩杀他们长孙家的一些族人,让他很是震怒了。

    长孙岩一开口,钱柜都讪讪的闭嘴了,那边的武将也沉默不语,显然不敢触怒长孙岩。

    “呵呵!”

    就在这时,武将那边排名第二的一名中年将军开口了:“没那么严重,江逸这次可是我国的大功臣,召见他也是为了表彰他为国争光了,这等小事就算了吧,别把喜事弄成了坏事!”

    “唔……”

    一群人发出一声轻微的惊异声,这人虽然穿着将军铠,但从来不领军,地位在神武国却无比尊荣,从他能站在第二排就能看出。

    战家家主战一鸣!

    战家一直不争权不夺势,但战家这个名字本身代表着某种权势。让众人惊异的是,如此场合战一鸣居然开口了?这是公然打长孙岩的脸啊!以往长孙岩开口了,除了江别离外,基本没人敢反驳的。

    战家这是想放弃中立,和长孙家对抗的节奏吗?

    “好了!”

    坐在紫金宝座上的国主夏廷威,突然开口了,他一抚袖道:“一点小事,吵什么吵?江逸这次的确为国争光了,别说行礼了,就算不行礼,朕也不会怪罪,三喜,宣旨吧。”

    御林军退了下去,江逸表面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内心却是冷笑不停,这国主话说得漂亮,刚才怎么一开始不出声阻止?

    这明显是打一棒槌,再给一颗糖吃。不过听到宣旨两字,江逸倒是兴奋起来,也不去计较那么多了,再次单膝下跪道:“多谢王上,江逸接旨。”

    “奉天承运,吾王诏曰,鉴于江逸在国战中取得第一,为国争光,特御封龙牙将军一职,领一万神武营,赏将军府一座,侍女若干,紫金百万,玉石……”

    神武国的赏赐很多,而且也兑换了承诺,给了一个龙牙将军之位。还是那种带兵一万的实权将军,后面也有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赏赐,听得江逸头都晕了。

    “……钦此!”

    在老太监宣旨完毕后,全部人都望着江逸,等待他接旨谢恩。江逸却傻了般,他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谢恩,反而疑惑的询问起来:“不对啊,怎么没有镇魂草?这旨意是不是弄错了?”

    赏赐很多,但江逸并没有在里面听到“镇魂草”三个字,他去参加国战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镇魂草吗?这些杂七杂八的赏赐他都可以不要,就是不能不要镇魂草啊!

    “唰唰唰!”

    江逸话一落下,全场的文臣武将脸色都变了,就连钱柜战一鸣脸色都沉了起来,满脸凝重的朝上面的夏廷威望去。果然,上面的夏廷威冷冷一哼,明显怒了。

    “大胆!”

    “找死!”

    “放肆!”

    很多文官立即大声训斥起来,刚才行礼不懂规矩就算了。现在正式宣旨了,江逸不谢恩不要紧,竟然还怀疑旨意弄错了?这就是摆明打国主夏廷威的脸,国主赏赐给你东西,感情你要挑三拣四啊?

    “不是,王上!江逸并没有冒犯之意。”

    江逸也醒悟过来,连忙弯身行礼解释道:“江逸可以不要这龙牙将军之位,全部赏赐都可以不要。但镇魂草对我非常重要,恳请王上满足江逸这个小要求,江逸绝对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”

    夏廷威一听更加暴怒了,冷哼一声,满脸怒意喝道:“哼!龙牙将军之位都可以不要了?你当朕的朝会是过家家?钱柜这人交给你了,下次还敢如此,定杀无赦。”

    说完,夏廷威再次冷哼一声,拂袖径直离去,再也没有看江逸一眼。

    “恭送王上!”

    下面一群人立即弯身送离国主,长孙岩等夏廷威走后,冷笑看了江逸一眼,带领一群人径直离去。一群文臣武将也摇头叹气的看了江逸一眼走了下去,他们非常清楚这次如果不是江别离的缘故,怕是江逸十个脑袋都不够砍了……

    “贤侄!”

    比钱万贯还要肥大一圈的钱柜走来,苦笑说道:“我是钱柜,万贯的父亲,这位是战一鸣,是战无双的父亲。”

    江逸虽然内心急迫不已,但对待两位长辈倒是不敢失礼,连忙躬身行礼道:“小侄拜见两位伯父。”

    战一鸣走过来,也满脸苦笑说道:“江逸,你这脾气可是和你娘亲一模一样啊。行了,有时间去家里坐坐,老钱你和江逸好好说说,我先走了。”

    偌大的大殿很快走得空荡荡了,江逸有些急了,望着钱柜说道:“钱伯父,那镇魂草……”

    钱柜一摆手,制止江逸的询问,微微一叹道:“好了,路上再说吧!”

    跟随钱柜走出大殿,一辆豪华马车很快行驶过来,钱柜带着江逸上了马车,车夫一扬马鞭,朝王宫外行驶而去。

    能在王宫内乘坐马车行走,也可以看出钱柜在神武国的地位。

    “伯父!”

    一上马车,江逸又急迫的叫了起来,钱柜一摆手,给江逸倒上一杯茶才说道:“我知道,镇魂草嘛,你要救人缺镇魂草,这事我很早就知道了。一开始国战的奖励中也的确有镇魂草,不过昨日被人调用了。”

    “谁?”

    江逸瞬间如一把出鞘的宝剑般锋芒毕露,杀气凛然!

    “太子!”

    钱柜摇头一叹道:“太子的迎亲队伍明日就要出发,这次带了很多聘礼,昨日太子突然提出聘礼中增加镇魂草,而……这事国主居然没有反对!你在国战内的事情,虽然没有证据,但国主明显有些不满了。所以你想要镇魂草的,基本是没希望了……”
回覆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Archiver|m+遊戲

GMT+8, 2019-12-12 14:28 , Processed in 0.086675 second(s), 6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3 Comsenz Inc.

回頂部